欢迎来到红枫财务

服务支持:400-600-3838

投诉电话:400-086-0607

您的位置:首页 > 创业学院 > 猎云网 > 正文

作为独角兽Palantir联合创始人,他是如何经受硅谷诋毁,又如何触底反弹?

发布时间:2017-05-03 08:30:01

图1_meitu_4

【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5月3日报道 (编译:小白)

Joe Lonsdale看上去有一点紧张,他一边同我握手一边露出那标志性笑容。身着白色衬衫和黑色西服裤子,他对这次难得的采访十分重视。

我们坐在他位于旧金山的办公室内,边上坐着一位顶级的公共关系专家Dena Cook。这一瞬间给我的印象完美地诠释了Lonsdale这个人:通过智慧和准备体现出十足的自信,又融合了些许紧张,不是让你退缩,而是激发你上前挑战的紧张。

Lonsdale仿佛是硅谷的生动体现,各种品质集于一身:年轻、聪明、极客、有钱、积极乐观、热情、直言不讳,并且有时还带点争议,更不用说他还陷入一些非常不堪的诉讼丑闻。

一般来说,他拒绝接受媒体采访。“我觉得没什么意义。”这是他的解释。

当我们在一次技术大会上相遇并一起愉快地用餐之后,他答应为我破例接受采访。即便是这样,从当初的口头答应到最终确定采访日期和时间还是花了好几个月。

这倒不是因为他不喜欢在公共场合发言——他经常在技术大会上演讲。而且他还经常在Quora上发布有关他自己的帖子。不过,Lonsdale和媒体的关系却是十分复杂的,而且关于他的故事一向都不太友好。

最糟糕的一次发生在2015年。他的前女友起诉他精神虐待和性虐待。这种起诉正好迎合了媒体对硅谷一直存在的性别偏见与歧视的报道,媒体头条肆无忌惮地诽谤他,他的母校斯坦福也无情地拒绝了他继续担任客座讲师。他驳斥了前女友的控诉,并表示有证据可以证明他的清白。当然,足够讽刺地是,他也得到了媒体的帮助。《纽约时报》指出两人的关系其实并不和谐。

最终起诉撤销,斯坦福也恢复了他客座讲师的身份,但是在2015年他的声誉却受到了不可挽回的损害。在这种背景下,他的风投公司Formation 8宣告破产。

而两年后,Lonsdale已经34岁,这时候他的人生是快乐的,他自认为是一个“幸运儿”,这个词在采访中他曾多次提及。

如今,Lonsdale是新成立的风投公司8VC的一把手,由五个合伙人共同运营,融资近4亿美元。他自己刚刚结束爱情长跑,并即将迎来第一个孩子。他再一次被硅谷接受。

所以,今天的故事是一个关于坚韧和硅谷乐意为其成员提供第二次机会的事故,尤其是让年轻成功的企业家在经历风雨后成为权力颠覆者。

而这一切经历,也让他才采访中始终对我保持警惕。但随着我们的谈话深入,紧张感逐渐消失。没有波折,相反,我们开诚布公地讨论了很多与他密切相关的问题。

媒体诋毁

Lonsdale最广为人知的身份大概是Palantir的联合创始人。Palantir是一家估值210亿美元的大数据公司,融资28亿美元,并且以超级保密著称。虽然名义上仍是公司的顾问,实际上Lonsdale早已离开了Palantir。

图2

虽然他不是PayPal的强大创始人团队中的一员,在PayPal被出售之前他在这家公司实习过两个暑假,并成为PayPal黑帮成员之一:Palantir的亿万富豪创始人Peter Thiel的好朋友。

同时,Lonsdale还是金融规划软件创业公司Addepar的联合创始人兼第一任CEO(目前,他仍是该公司的总裁)。

这一切都发生在他30岁之前。

他还以天使投资人身份和通过他创办的风投公司投资过一系列创业公司,还是不少知名创企的董事会成员,其中包括Hyperloop One。

当他同意接受采访时,他提出了一个条件:不讨论涉及到他的两起诉讼细节。其中一件与Hyperloop One有关,即一名联合创始人和其他几名员工控告公司高管滥用资金,违反加州劳动法,并且至少一名员工受到威胁,比如有人在他桌子上放绞刑套索。公司否认了这些指控,并且诉讼也在去年11月份解决了。

另外就是他前女友的诉讼。不过对此,他愿意讨论整件事情对他世界观的影响。

在前任起诉他之后,他的母校斯坦福大学责令他离开校园。根据报道,Lonsdale曾向学校发送多封邮件澄清自己,但直到《纽约时报》刊登了该案件详实的报道后,学校的调查人员才恢复了他的课程并解除禁令。

当然,Lonsdale并不是被剥夺了什么权利的那一类人。但是这个经历让他不再信任权力机构。他觉得自己的声音被忽视了,仿佛在与强大的机器斗争。这也让他开始对多年来一直对抗制度上性别歧视的女性感同身受。

而在个人层面上,这次经历让他对外界多了一份戒心。

“那次教训让我更加谨慎地选择朋友和值得信任的人,”他说,“我很幸运,能在这之前认识我现在的妻子。”

最艰难的一年

但是Lonsdale说,起诉带来的这些后果还不是最糟糕的事情。据他所说,他还经历过一段更加艰难的事情,从某种程度上,这段经历历练了他,并帮助他得以熬过糟糕的2015年。

Lonsdale的最黑暗时刻是在2008年。那一年,他的母亲刚刚过世,他在Palantir的项目也连连受挫。自己也承受着巨大压力

“那段时间很煎熬,我自己一个人做了很多事情,然后人际关系也搞得不好,因此所有事情都被我搞得一团糟,”他说,“我也确认犯了很多错误,我甚至还对无辜的乱发脾气。”

在那之后,他决定重新创业来调整自己:Addepar。“很显然,我应该换一下工作环境,而且也是时候该去尝试新的冒险,”他说,“Peter也很支持我的决定。然后我兑换了期权,成了Palantir的顾问。”

Palantir的首席执行官Alex Karp也同意了他的离开。

“说实话,我确实对硅谷的文化感到一些厌烦,”他说,“我觉得,在正确的时刻跟从自己的责任和过渡十分重要。”

竞争中成长

可以说,Lonsdale从小在面对冲突和克服挑战的环境中成长。

他出生于一个硅谷中产阶级家庭,他的父母一边努力偿还房贷,一边还要供养三个儿子上号的学校。

图3

“有两件事在我成长过程中让我感到非常幸运,一个是我有非常棒的父母,另一个是我有非常棒的弟兄们,”他说。

但是三个孩子的家庭还造就了另一种局面:无休止的竞争。

“我的家庭里充满竞争。但是这种非常有趣也很激励人。它让你对自己的成就感到自豪,并激励你继续做的更好,”他说。

靠着他内在的动力和父母的知道,Lonsdale和他俩兄弟组成的象棋小组在他们父亲的指导下夺得了冠军。他是毕业典礼上致告别辞的最优生,并顺利被斯坦福大学录取。

在斯坦福,他加入了大学的右翼学生小组,和学校的自由主义报纸《斯坦福评论》。

“与其说是为了政治,不如说是因为叛逆。好在,我现在成熟了不少,但我还是喜欢特立独行,从人群中站出来然后反对所有人,”他说,“如果我在阿肯色州长大,我大概会加入左翼俱乐部。”

Lonsdale的这种性格很他的导师Peter Thiel有很多相似之处。Thiel也在硅谷长大,是一个象棋天才,在斯坦福上学,同时还是一个出了名的叛逆者和自由主义者。还有一点,Thiel正是《斯坦福评论》的创始人之一。

不过当他在PayPal实习的时候,Lonsdale还不怎么认识Thiel,但是这份实习经历让他拿到了Thiel的下一个公司——对冲基金——的实习机会,在这家公司,Lonsdale很快得到了Thiel 的赏识。

“实际上我在那里又忙着招聘,还帮忙启动项目,然后那时候我还不知道这些都不是一个实习生该做的。当时我以为的是,你在公司就该多做事啊。不过Peter忍住了并没有说‘这小子以为自己谁啊?’”Lonsdale笑道。

而就在那时候,硅谷很多人都对Thiel的政治观点感到不满。比如,他帮助在硅谷非常不受待见的川普竞选总统,还一直当他的顾问。Thiel还私下赞助诉讼搞垮了Gawker新闻网站。

Lonsdale并不赞同Thiel的所有做法。

“很多地方我跟他是有分歧的,但是这不影响他仍是一个天才,一个非常值得你向他学习企业之道的人。”

在政治上,Lonsdale仍偏向右派,不过他说:“我更关心我们是不是能够创造机会,帮助社会底层的人们。”

他的政治理念促使他成立了诸如OpenGov这样的创业公司,该公司为政府提供财务软件来帮助他们管理税收等。

Lonsdale认为是Palantir的首席执行官Karp让他变得更加政治成熟。“我一生中对我思想影响最大的人之一便是Palantir的Alex Karp,”他说,并称其为“思想十分深刻的人”。从Karp身上他学到“事物的两极都存在真相,如果你忽视了一端,你就有可能走向另一个极端。”

Palantir的保密秘诀

鉴于他的反权威倾向,Lonsdale在技术上的最大成功就是成立一家帮助政府通过筛选海量数据来进行情报和间谍活动的公司。

图5

Palantir的客户名单(包括CIA和其他各种国际机构)以及公司在保密方面是声誉为公司蒙上了一层神秘面纱,使其与硅谷的典型创业公司形象大相径庭。

这导致了外界对公司及其工作的怀疑。

但是Lonsdale表示,Palantir的保密名声其实不过是一种历史遗留的怪癖,而非某种恶行迹象。

他说,最初,公司很低调,因为公司的极客人才都一门心思在研发产品,并想方设法说服机密程度较高的政府机构,比如CIA、FBI、和M16等,来使用公司的产品,而不是在市场上大肆宣传。

接着,保密逐渐成了企业文化根深蒂固。

“所有的公司,当他们变得成功时,他们都会趋向于把之前的怪癖奉为圭臬,”Lonsdale还特地提到了苹果和苹果的保密名声作为例子。

但是Lonsdale认为保密文化不再适用于Palantir。“我不认同他们的公关策略,”他说。

图6

意外地救了岳母一命

从Palantir离职,并卸下Addepar首席执行官一职转而担任总裁后,Lonsdale如今告别了企业高管的身份。

“有太多人都比我更适合当管理者。我希望能成为一个真正优秀的管理者,但无奈我的性格并不适合一天14小时重复同样的工作。我有很多爱好,我非常喜欢产品和企业战略,我觉得在这些方面做得还不赖,”他说。

这意味着他现在通过自己的天使投资、8VC还有早期的VC投资,以及非盈利组织的董事席位,参与了许多公司。虽然他表示现在每晚保证6-7小时的睡眠,他仍是一个工作狂,正努力平衡作为一个丈夫和父亲的新生活。

“我肩上责任重大,很多时间你真想找机会溜走,”他说,“现在我想的就是,怎么腾出更多时间和空间?”

尽管如此,当他参与的一家公司挽救了他岳母,甚至还有可能他妻子的生命时,他真切感受到了工作为他带来的回报。

去年,在婚礼前夕,他的未婚妻Tayler Cox发现她携带了一种高致癌基因。她之所以能有这个发现是因为Lonsdale获得了一次基因检测机会,而邀请他进行基因检测的这家健康技术创企Color恰好是他之前投资过的。

“这家公司给了我额外的检测机会,所以我妻子就去测了,结果她发现她有高患癌风险,”他说。之后,她让她母亲也去做了基因测试,结果显示卵巢癌基因呈阳性。她的母亲和医生随即决定切除卵巢进行预防性治疗。

图7

“手术后他们发现癌症已经发展到了3期,”他说,“结果把我们都吓坏了。但是好在发现及时,能够为她安排手术进行治疗。现在她看上去恢复得很好。如果没有那次基因检测的话,恐怕她撑不过今年。”

虽然他已经投资了健康创企,Lonsdale如今更加关注健康市场。

再一次地,他说他不禁感到自己十分幸运。

“能够走到今天这一步,我一直觉得自己非常幸运。我非常感激我现在正做着我热爱的事业,”说罢他咧嘴一笑,“我真的运气很好。”

本文来自猎云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热门资讯

您可能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