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红枫财务官网,我们主营:注册公司,代理记账等。我们提供自助式服务供用户选择。

服务支持:400-600-3838

投诉电话:400-086-0607

您的位置:首页 > 创业学院 > 猎云网 > 正文

【GMIC】2017出海创新的趋势和难题?“航海者们”分享了一些他们的经验

发布时间:2017-04-27 12:30:02

屏幕快照 2017-04-27 下午12.20.47

【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北京】4月27日报道(文/竹子)

4月27日GMIC大会上,白鲸社区首席执行官魏方丹(主持人)、明特量化联合创始人赵亮、DayDayUp CEO及创始人薄益群、猎豹移动海外内容战略合作总经理高千峰、君联资本投资副总裁王晗 、俄罗斯企业Mail.Ru Group Head of Publisher Relations Stanislav Sychenkov就全球出海创新今年的趋势、遇到的问题及解决办法、优势劣势等问题做了探讨。

下面是讨论实录,内容经猎云网(微信:ilieyun)整理:

魏方丹:今天有五位嘉宾探讨一个话题“重新定义出海,泛互联网的全球化创新”。

高千峰:我来自猎豹移动,目前主要负责猎豹的海外内容和战略合作。去年一年,我们并购了News Republic。

薄益群:我是DayDayup的创始人,在此之前也是GMIC的联合创始人之一。我现在做的DayDayup主要是面向小公司、大企业和投资人,基于他们的连接需求来设计产品和服务,是一个全球化商务社区。目前为止,我们在美国的旧金山已经开业,以色列也已经开业。更多的是帮助中国公司连接当地的创新企业。

王晗:我是君联的王晗,我们是联想控股旗下的风险投资机构,管了七期美元,四期人民币,四五百亿的资金,投了300多个项目,50个IPO。跨境投资了不少公司。这两年在出海领域还集中投资了一些公司,去年投资了4、5家,也会作为重点投资领域。

赵亮:我是北京明特量化技术有限公司的联合创始人。我们三位创始人都是来自金融领域,我们坚信中国会出现一家面对全球的消费金融公司,我们就这个目标在积极努力。

Stanislav Sychenkov:我是Stanislav,我来自Mail. Ru Group,来自俄罗斯。Mail. Ru是俄罗斯最大的互联网公司,我们有超过3000名员工,我们的总部在莫斯科,占有俄罗斯互联网市场90%的份额。Mail.Ru是由不同业务和公司组成的,我们有社交网络,也有信息网络,我们也会开发一些游戏,提供保密性的服务和提供不同的平台,连接不同的领域。我是负责业务开发部门。

魏方丹:五位嘉宾可以说是都在做不同领域的出海,有做内容,有做连接,做投资,做金融,Stanislav是来自俄罗斯的代表。我的第一个问题是请大家谈一下2017年出海出现了哪些新的趋势,是之前没有的?

高千峰:2017年现在刚刚开始,但我觉得看未来的时候可以先回顾一下过去,2016年发生了什么。

我们在全球有30多亿的下载用户,也做了大量的数据统计。继工具之后,去年下半年在内容领域、直播领域出现了越来越多的中国公司不断出海,也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在2017年,内容本身是一个大的方向,市场需求和用户需求已经到了这个程度,内容本身领域还更加细化,如:短视频。我们在国内看到很多信息,包括头条、快手等等。

中国已经走在互联网的前沿,一旦在中国证明这个模式是成功的,一定会快速的复制到海外。对于中国人的碎片化阅读习惯,短视频可以帮助用户在很短的时间内更清晰的获取大量信息。所以我觉得未来还会有更多的增长点。

薄益群:首先是从出海目的的角度去看。我知道大量开发者出海的第一目的是拓展市场,哪里市场大、哪里人多就去哪儿,东南亚、印度、拉美都是这样一种趋势。根据我的工作范围,看到的是另外一个很重要的目的,就是投资并购。大家寻找的并不是这个市场有多大,而是这个地方的创新有多强,像以色列这样的地方,明显没有市场,但存在着顶尖的视频剪辑技术公司和AI应用公司,都可以帮助开发者在产品方面走得更快。

在我们的社群中,有越来越的客户有这种需求,甚至有一个非常极端的例子,一个超大型的集团说今年的目标是收购世界500强的公司,这是一个很极端的例子。比如,一个月之前英特尔收购了智能汽车系统公司Mobileeye ,如果中国的公司有这样的实力,肯定也会想怎么连接到以色列的Mobileeye 。我感觉到今年有可能出现爆发增长,是中国科技公司在全球采购的高峰。

魏方丹:很多海外公司在美国上市,它的PE都比较低。如果能够被中国的公司收过来,装到中国的上市公司里,PE倍数是比较高的。所以还有一个流量套利的可能。王晗在项目和投资上也会做一些推荐,你应该看了特别多的项目,我想特别听一下你的看法。

王晗:我觉得2017年有两个变化,第一个是在国际上的正面战场会遇到国际巨头。所谓正面战场就是主流市场的主流商业模式。比如,我们投了一个中东的电商,发展非常好,是当地数一数二的,排名一直是前列,在规模化盈利的情况下,让Souq受到非常大的影响,Souq已经被亚马逊收购了。我们在这个地区遇到的竞争对手就是亚马逊,他们认为海外变得越来越重要了。

我们怎么看这件事呢?一是你做的这件事的价值被巨头认可了。二是对中国公司来说是好事,你的成长速度有的时候是取决于竞争对手的,你跟这些人竞争,对中国这一批创业者来讲是非常高的修炼内功的机会。这是第一点。

第二,大家去发现新机会的话,可能需要对市场的基础变量做一些update。我们原来做的很多公司,你在中国不用出国,在那边想就可以想到那边有很大的需求。我在这边做一个工具,就能把那边大量的用户吃掉。我们去年年初投的公司,年初几十万DIU,到年底已经有一千万DIU。这样的公司是越来越少的。

举一个例子,共享充电宝,对咱们来讲是在地铁上补充一些电量,对新兴市场国家来讲,他们的家里都是备着用油的发电机的,在这些国家,充电宝的性质就会发生变化。这些基础性的更新会让你的商业模式带来变化。我觉得就是这两点区别。

赵亮:我们这个行业相对比较特殊。因为我们公司的业务是先从美国做起来的。做美国业务的出发点是基于两点。一是美国这个市场有新的监管政策,会有监管红利。第二点是说美国直接进入互联网,而中国是先进入移动互联,这是世界上最领先的。

后来发现中国在金融行业,尤其是在移动互联上是没有监管的,所以我们就从美国跑回来做中国市场。经过过去一两年的蓝海期,中国的模仿能力很强,这个红利没有了,大家开始往外跑。我今年最大的感受就是大家真正跑到外地去熟悉市场,真正的准备落地的,像东南亚、巴西、拉美、东欧,东欧也是非常好的市场。

魏方丹:请Stanislav谈一谈2017年出海的新趋势,俄罗斯开发者向全球的拓展有没有新的趋势?

Stanislav Sychenkov:也不能说都是新趋势,我相信今年已经发生了一些改变。但是,在我看来,出海战略的发展会越来越重要。我在看来,我们还是要有自己专注的领域。比如,我们想提供服务,就专注于服务。竞争会非常激烈,除非能够先占据市场,才能够有更好的竞争红利。

可以给大家举个例子,谈一谈我的理解。第一个是我之前的公司,是俄罗斯的游戏公司,大家可能玩过《割绳子》游戏,就是这个公司开发的。前几天,他们发布了一款新产品,是跟机器人游戏相关的,它是一个新的领域,带来一些新的特点。但是,它和其他产品是完全独立的,没有延续之前的属性。

但是,这家公司上市这个产品之后,取得了巨大成功,3、4天内的下载量非常大。我不知道中国市场的情况。当时在俄罗斯市场取得的成绩已经是非常成功了。

我觉得它的产品能够成功面市主要还是几个原因:一是游戏本身非常精彩,消费者非常喜欢,是一种非常有机的增长;二是投资了市场营销;三是跨平台的推广,也是利用了很多移动端的广告去进行推广。这是最重要的一点。我相信这就是未来针对游戏产业的趋势,尤其是进行新产品推广的时候,可能需要进行跨平台营销。

现在我在Mail.Ru,情况也比较相似,我们必须用自己的资源去推广产品、推广服务。这样可以节约一些营销成本。资源非常重要,投资在社交媒体上的宣传,涉及到用户,抓住用户的关注点,营销的成本也是需要考虑和重视的。

魏方丹:我的第二个问题,各位所在的领域都不大一样,各自在出海的过程中进行的哪些创新,出现了哪些问题?

高千峰:这个我可以讲得更详细一点,这是猎豹正在经历的。

在出海的过程中,我们从两年前就开始进行数据积累。因为全球超过38亿的用户下载数据量还是非常大的。基于这些数据,我们很早就构建了自己的大数据平台。从去年上半年开始,我们开始使用深度学习和神经网络模型,重构了技术平台。在原有数据的基础上,可以提供大量的个性化内容,向海外进行输出。因为我们目前有81%的用户都是在海外。

经过去年一整年到现在,在产品数据、用户留存、阅读市场方面取得了比较大的进展,也帮助猎豹从战略方向向内容方向进行了升级。两年前,大家可能觉得深度学习、个性化是有一点虚的,但从我们的实践来看真的是取得了非常好的效果,我们会坚定不移的往这个方向去走。这是第一点,我们自己在技术上进行了很多创新

第二就是关于直播,Live.me在美国非常成功,直播模式在国内相对比较成熟。但是,我们去年开始尝试在美国开辟直播市场。核心的商业模式还要验证。因为产品肯定是第一位的,但长远来看还是要形成商业的闭环,如果不能进行商业化,就不能支撑长期投入。我们在美国市场验证的时候,有一个模式,像直播的打赏模式,我们结合了很多本地化的运营,已经被市场所接受。这是非常有意思的地方。

高千峰:这个的确是,因为猎豹是最早出海的嘛。在出海的过程中,中国在技术和产品方面是很厉害的。但是,到任何一个区域市场的时候一定牵涉到本地化

两年前我们实现了国际化,但这两年我们真正在做的是本地化,真的要深耕当地,去落地。在印度可能是多语言的,它的南部文化,我们沟通的时候,他们可能会摇头,其实代表的是赞同。在中东又是另外一种文化。在落地的过程中,一定要把我们的技术能力和当地的文化结合起来,这样才能取得很好的效果。

薄益群:首先我们做的并不是互联网产品,谈不上这种创新。我们更多的是帮助会员连接到当地的创新公司,重点是在以色列和美国,这个地方是创新中心,我们建立自己的数据库,覆盖当地所有的创业公司。

我们做的是服务,而且是通过有形的实体空间来提供服务。在这个过程当中,有些特别具体的问题。比如,跟办公室有关的是租房子。不知道大家有多少人体验过在以色列、美国租房子。有些情况跟中国市场完全不一样。我才知道在旧金山租房子押金是从6个月起,甚至是6个月到1年。因为你是一个新的公司。如果你是上市的中国大公司,可能就不一样,因为有品牌效应在里面。还有特别现实的问题,人民币怎么变成美元。因为咱们说的不是一点投资,而是大量的投资,怎么顺畅的去操作。在今天的国际金融形势下,这都是很现实的问题。

再有就是比较宽泛、比较虚的文化的对接、沟通的问题。比如,以色列人。很多中国客户跟我反映以色列的创新真好,结果发现跟以色列人打交道怎么那么不顺畅。在中国,生意和个人情感很容易结合起来。但是,对于西方人,或者是以色列人,生意就是生意,个人就是个人,分得一清二楚,我们在个人情感上就会有冲突。这些都是需要解决的问题。

魏方丹:王晗在做投资,这个问题稍微有一些变动。君联在筛选项目的时候有没有看到一些新的变化,有没有投资当地的项目?

王晗:我们尝试过一些跨境投资,但目前我们还是以投资中国创业者为主。这也是你提到的创新。反过来看中国的VC,中国的VC都想投到下一个BAT。但是,反过来看,中国目前的BAT的投资人都是海外的,像腾讯、百度、阿里巴巴。反过来说,中国的BAT是不是也应该由外国人来投资?

正常的资金出海,确实会投一些海外项目,这是正常的情况。我们选择投中国创业者出海,其实就是跟传统投资不太一样的变化。我们为什么会做这样的选择呢?因为我们觉得中国的海外开放是不一样的事情。如果他们自己不太ok,为什么不能中国的优势产业去输出?中国的优势产业以往在各个领域上都有向亚非拉输出的经验。

关于挑战,中国人做海外市场,优秀的人才还是不太多的。又要有意愿去你不熟悉的地方,你做的东西亲朋好友都不知道,你很难得到大家的支持。中国的出海企业越来越多,很多企业产生了二代人才,他们对出海不陌生,又有一定的能力。

意愿这个事很有意思。我觉得中国的年轻人可能会发生一些变化,现在很多人去巴厘岛租个别墅,在海边编着代码,累了就去冲浪。有些人去中东创业,周末就可以去沙漠里搭个帐篷,看璀璨的星空。很多人觉得这是很酷的生活,也许中国的创业者有越来越多的选择,他们就会有不一样的东西出来。

赵亮:我在美国生活了15年,本科毕业过去读了PHD,工作了十多年。按照我们的说法,在中国很多事情是不可能发生的。美国社会有很多无效率的地方,有很多极大浪费的地方。我的很多同学,他们读了本科,读了MD,或者是JD,他们背的学生贷款是一辈子都还不了的。美国这个社会是用另外一种方法去形成一种分配体系。

作为中国人,我们读完大学,最后发现也没太多钱。我发现有很多不令人满意的地方,我只是要把这些不令人满意的地方做一些小的改变。美国另外吸引我的地方,我觉得美国有一部分很奇葩的人,他们不仅仅觉得自己是美国人,他们觉得自己是世界公民,站在世界公民的角度,怎么改变这个世界。

Stanislav Sychenkov:对于这个问题,我看了我们公司的介绍,也找到一些其他部门的例子,我可以跟大家分享一些我们所面临的挑战,以及我们是如何应对这些挑战的。

比如,我们有一款世界非常顶尖的游戏,是为了俄罗斯开发的。这个游戏开发得非常好,取得了巨大的成功,风靡一时。随后,我们决定把这个游戏介绍到西方市场,像美国和欧洲。对于俄罗斯的发行商来说,这是很少见的。为了能够做到这一点,我们一定要努力工作才可以。

手游是我们公司很大的业务,但有时候会受到资源的限制,也受到合作伙伴的限制。我们之前收购了一家公司,是非常著名的俄罗斯开发商,开发了很多的重度游戏。在俄罗斯,这是非常重要的市场兼并。Mail.Ru也会思考如何吸引更多来自国际的开发商跟我们合作,共同开发国际市场。我们也决定成立一个基金,开发更好的游戏。两天前,我们发布了一款新游戏,获得了将近200万的下载量。

我们也需要投资一些国际公司,从而更好的进行游戏、程序的开发,以及发行。这跟俄罗斯当地的开发商、发行商的工作模式是完全不一样的。

魏方丹:中国的开发者在出海过程中的优势和劣势?各位嘉宾对泛互联网出海从业者有什么样的寄语?

高千峰:从过往来看,在产品和技术储备上,我们都是走在前面的,有大量的储备,可以快速筹建团队。另外一点就是很多事情是有参照的,有的时候我们出海有一部分是从0到1,有一部分是二次创新,或者是copy from China,再完善这个过程。

另外一点,对当地的本地化认知非常重要。因为我们出海的时候会看很多分析报告,做一些判断。但是,这种判断跟你到当地待一个月、半年的判断是不一样的。举个例子,印度很火,大批出海的,包括游戏和内容的。我了解的信息,现在陆续有些公司退出,或者是暂停。这牵扯到投入变现的问题,大家做了大量的投入,去买量,结果收不回来钱。印度游戏的使用量在全球排第三,但它的付费很不好。一是付费习惯。二是它的支付体系不完善,通过GP下载,很多人没有信用卡。

另外一点就是本地化的落地。如果我们不深耕当地,未来的产品与本地产品的竞争都会遇到比较大的挑战。
从寄语的角度,我想通过几个字来描述。首先是激情胆大,开拓肯定是需要的。后面四个字是谨慎细心,还是要保持谦卑的心。虽然我们在中国很成功,但走到海外的时候还是要趴到地上去看竞争对手和同行,去学习。

薄益群:优点特别明显,就是执行力、快速的学习能力。挑战我完全同意高最说的跟本地化有关的方方面面。

相关建议,一是通过全球市场格局,多多的筹集资金,无论是通过融资,还是通过多获得销售。二是通过投资并购的形式,尽可能快的发展自己的产品和技术。三是人才。首先让自己的团队更加国际化起来,才能更方便的解决本地化的各种问题。

王晗:劣势肯定是本地化。优势是商业模式、供应链、产品技术,这些都是最明确的。

我想提的是心态的变化。中国人做事情是非常勤奋的,而本地人并不关心这些事情。我曾经去过非洲,非洲人在教堂里祈祷真的是一边打着摇滚乐,一边哭的。他们对人生的状态就是追求真主,追求信仰,追求快乐。他们觉得做生意是没什么意义的,只是为生活服务的,钱够了就ok了。这样的情况下,生意一定是属于中国人的

但是,我们可能想一个事,也是寄语,一方面我们把钱挣了。一方面,我们跟其他会场的人不一样,我们可以知道世界上其他地方的人是什么状态,是不是要更多元化一些。

赵亮:确实不是每个国家的人都跟中国人一样那么勤劳努力的。还有一点是我的切身感受,是从业务的角度来讲,如果是做跨时区的业务,时差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在同时区里,一件事情一天来回20次就解决了,跨时区,一天来回的时间只有一次,这是非常痛苦的。

 

本文来自猎云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热门资讯

您可能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