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红枫财务官网,我们主营:注册公司,代理记账等。我们提供自助式服务供用户选择。

服务支持:400-600-3838

投诉电话:400-086-0607

您的位置:首页 > 创业学院 > 猎云网 > 正文

搜狗CEO王小川:激进式创新为何会加速企业衰老?

发布时间:2017-04-26 08:30:01

屏幕快照 2017-04-26 上午8.13.59

猎云网注;搜索的辉煌似乎已成上个时代的往事,被称为“互联网少帅”的王小川如今也将步入不惑之年。在高速发展的中国互联网行业,不断有新风口出现并引发追逐,如今的搜狗看上去好像失掉了一份由新鲜带来的性感,但以“钝感”处世的王小川对此自有主张。本文转自腾讯科技。

搜狗获得腾讯投资那年,王小川35岁。

这位1978年出生于四川成都的理工男,头顶学霸称号,有一份为人熟知且金光闪闪的履历:18岁获得国际信息学奥林匹克比赛金牌,21岁兼职参与当时中国最大的校园交友网站ChinaRen的创建,27岁成为搜狐最年轻的副总裁,32岁时全面负责搜狗公司的战略规划和运营管理。

2013年,腾讯向搜狗注资4.48亿美元,并将搜搜和QQ输入法业务与搜狗现有业务进行合并。新闻发布会上,王小川站在马化腾与张朝阳中间,依然保持着腼腆的笑容,但外界都知道,在与百度、360等巨头常年博弈后,经过这轮资本合作,王小川掌握住自己的命运。

2013年正值移动互联网爆发的早期,之后,中国互联网经历了前所未有的创新创业风暴,一批独角兽成长起来;接着,直播、共享单车等在资本的助推下,持续创造着行业新神话。

滴滴的程维、美团的王兴、今日头条的张一鸣以及快手的宿艺、摩拜单车的胡玮炜、ofo的戴威等等,如今已经是行业的新偶像。

与此同时,搜索的辉煌似乎已成上个时代的往事,被称为“互联网少帅”的王小川如今也将步入不惑之年。

在高速发展的中国互联网行业,不断有新风口出现并引发追逐,如今的搜狗看上去好像失掉了一份由新鲜带来的性感,但以“钝感”处世的王小川对此自有主张。

技术立身不掉队

似乎大家都在期待王小川讲出一个更大的故事。

问答社区知乎上有一个提问:王小川是个什么样的人?其中有一条这样的回答:跟外面风风火火的大环境比较,搜狗实在太安静了。

在今年2月21日的搜狗财报沟通会上,媒体最关注的问题之一就是搜狗接下来有什么新计划。王小川的答案是:搜索走差异化,人工智能武装到牙齿,另外“在硬件上,搜狗未来可能会有更多投入。”

2016年,搜狗推出了多款垂直搜索产品:从去年5月起,搜狗发布了明医、英文、学术等搜索产品,第四季度,搜狗英文搜索升级为海外搜索;还是在去年下半年,搜狗发布了实时机器翻译技术。

以上动作遵循了王小川提出的战略,但似乎仍不够“轰动”。

于是有媒体接着提问,“搜狗会给外界什么惊喜吗?”王小川笑道:我已经说了搜狗会在硬件上有更多投入,这还不够惊喜吗?

与外部的急切比起来,王小川怀有一份不疾不徐的气场。王小川曾这样评价自己:“其实我有时候是个迟钝的人,当别人看到机会兴奋时,我的兴奋点要迟一些,而且我也不喜欢变化。”

这并非等于真正的淡泊,对于搜狗要怎样发展,搜狗在中国互联网要占据什么位置,王小川有自己的思考。

“从外部环境看,搜索已经到了平台期了,必须跟百度抢份额才能做;从内部方面看,内部组织架构需要更有活力才能做突破性的事。”王小川告诉腾讯科技。

王小川保持着足够的危机感,他担心的是温水煮青蛙的危险,看着很安全,有可能突然就有情况发生。

“哪天环境一变,受到巨大的冲击和挑战,这里面原来跑的狮子突然受伤了,可能迅速掉队,这里有个临界点在那。”

保持危机感的同时,搜狗本身的技术积累让王小川有自信判断搜狗长期是安全的。

在今年的财报沟通会上,王小川提出搜狗将把人工智能武装到牙齿,但搜狗的人工智能战略是循序渐进的过程。

“搜索其实就是人工智能。”王小川认为,因此,他并不认同所谓搜狗转型人工智能的说法,在他看来,搜狗一直都在做人工智能相关的研究和事情。现在搜狗做人工智能的团队,就是原来的业务团队,原始团队有数据,将算法升级为深度学习。

“以自然语言为处理核心,这件事情是很少有创业公司搞得定的,包括大公司也搞不定,这是独有属于搜狗的机会。”

对抗欲望

战略是明确的,产品也在陆续推出,但王小川对腾讯科技坦言,搜狗也会担心中年危机的存在。

他不避谈公司做到一定程度后会面临创新困境:有的创新你就是做不到,这需要靠新公司或者分拆去进行;第二时间长了,组织架构、晋升上慢慢僵化,活力就会下降,这是会遇到的问题。

因此,作为公司的领导者,王小川去年的主要精力主要放在避免团队老化上。

但关注创新的过程中,王小川追求克制,外面的创新创业轰轰烈烈,搜狗内部的团队激活也自有节奏。

在王小川看来,一个公司就像一个生命,生命怎样衰老变慢,公司也是一样。因此他认为,不要以激进的方式去参与竞争,参与变化太快的市场,就会衰老得快。

王小川持有的这种看法决定了搜狗对外目标的选择,但在内部,王小川还需面对员工成长的欲望。

“举个例子来讲,如果让大家自由报(团队增加的人数),每年会增加多少人?如果让员工从下往上报,数字特别稳定,连续三年是70%,头两年我答应了,每年增加70%的人,因为你业绩好,第三年没劲了,业务没有做什么新的事,为什么增加70%的人呢。”

基于谨慎、克制的创新态度,王小川选择对抗欲望。

“就像每个细胞都想要自己长得更大,那会得癌症,对他们来讲是有压力,你要对抗一种欲望。”“对抗不良状态是很累的,精神稍微不好,就放松了。”

但一味对抗欲望显然也是不可行的,在克制与欲望中还需把握平衡,王小川认为把握平衡的关键在于了解自己:知道自己为什么这样,源头在哪儿。

“饥渴也好、有愿望也好,你还是希望有机会能够做得更好,不管是面对百度,争抢搜索份额也好,还是希望在人工智能方面做的出色,都是保持希望。”

在机会与挑战中,创新与克制间,王小川带领着搜狗继续向前,他对这种状态感到满意。

“做到发现这个事确实做不动了,你自己不适合带领大家往前走了,你可能换一个地方干。”王小川告诉腾讯科技,“但是,到目前我们还有上升的空间,有希望,你就努力去做。到目前为止我还是比较适合在这做,而且还是能够给大家带来贡献。”

以下为腾讯科技对话王小川实录:

激活内部创新

问:你的危机感是什么?

王小川:从外部环境看,搜索已经到了平台期了,必须跟百度抢份额才能做;从内部方面看,内部组织架构需要更有活力才能做突破性的事。

问:搜狗有没有中年危机?

王小川:会有。

问:但是在调整?

王小川:不是调整,这是正常的事。举个例子来讲,你现在这种状态里,你在创新上可能就没有小公司跑得快。之前也有人问我,公司怎么保持创新?我还发现有的创新你就是做不到的,这就需要靠新公司或者分拆去进行。第二时间长了,组织架构,晋升上慢慢僵化,它的活力就会下降,这是会遇到的问题。

问:去年一年主要精力放在哪些方面?

王小川:一个是避免团队老化。第二去年5月份发布了明医搜索,然后发布了海外搜索,能搜国外的科技、人文、健康信息,我们还发布了同声传译,到今年还有硬件发布,慢慢还有。

问:所以你把精力放在重新开发团队活力,具体有什么方式呢?

王小川:一个公司就像一个生命一样,生命是怎么衰老变慢的,公司就是怎样。第一你竞争的市场,不要以激进的方式去参与竞争,参与变化太快的市场,就会衰老得快,你参与竞争太激烈,会衰老快。

问:难道不是激烈的竞争会让人或者组织保持活力吗?

王小川:但是可能你代谢好,竞争过程中会用激进的手段,比如说为了跑得够快,甚至内脏受伤,因为你为了赢,他就不是一种活力了,内脏受伤能活得长寿吗?没有的。这是在对外目标选择上的问题。

对内而言,在内部你会发现员工都有自己成长的欲望,他会想出无数个题目来做。举个例子来讲,如果让大家自由报(团队增加的人数),每年会增加多少人?如果让员工从下往上报,数字特别稳定,连续三年是70%,头两年我答应了,每年增加70%的人,因为你业绩好,第三年没劲了,业务没有做什么新的事,为什么增加70%的人呢,这是个人欲望和集体欲望之间的不一致。

就像每个细胞都想要自己长得更大,那会得癌症,对他们来讲是有压力,你要对抗一种欲望。所以这里面有太多对抗的事情。

克制冲动并对抗诱惑

问:对搜狗而言,最有可能会被诱惑的是哪些方面的东西,比如有可能哪些业务我们最可能做,但是我们不应该做的。

王小川:不会受到诱惑。

问:搜狗现在整体还是保持比较好的增长。

王小川:对

问:搜狗在这方面反而保持克制,你觉得这是适合搜狗的?

王小川:对,第一个,你现在得有一种克制,因为有时候你所谓的发展太快,有可能会受伤,会减弱你的生命力。但是你得坚强地去做,保持你的生命力。

你得活下去,但是不能在里面犯太多的错,对搜狗简单而言,就是狐狸生条狗,怎么让狗在狐狸体内能够生下来,活得很好。

问:但是我们觉得搜狗活下来好像很简单。

王小川:你把它当成生物来看,这个物种是参与到市场变化竞争当中,突然哪天环境一变,受到巨大的冲击和挑战,这里面原来跑的狮子突然受伤了,可能迅速掉队,这里有个临界点在那,你看着很安全,有可能突然间就出问题了。

问:你现在也不知道到底有哪些变化,所以你只能是时刻应对?

王小川:现在虽然在变化,但是搜狗本身还是长期安全的,你只是速度能跟上互联网变化的速度,不掉队,是这个问题在。

问:最近能看到的比如搜狗做人工智能,你能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变化?

王小川:对,人工智能这个东西是对我们的加持,现有业务都会很受益的,我们在人工智能上是受益的公司,但是人工智能上怎么创造新业务,这个是需要去努力的。

移动互联网扩大了搜索市场

问:搜索在移动端,大家都会认为它被各种垂直的APP分流了,对此你觉得有什么办法?

王小川:没有什么办法,你应该这么来看这个事。

在PC端,第一,搜索的中心是流量的入口,所有应用的核心。在无线端,它确实不是最中心的位置,它只是若干的应用和服务中的一种,这就是现实,你接受这种现实。

第二,无线端总的市场规模可能比PC端大十倍,因此搜索的市场规模大两倍总是可以的吧,你要说做十倍大的机会没有了,但是不代表会消亡,其实比PC端的市场规模大。我们有时候讲的不是中心就完蛋了,是不成立的。

问:有多大的市场?

王小川:还是有大的市场,只是没有像其他有的领域有十倍的成长空间而已。而且久分必合,随着服务更多,慢慢你发现人工智能又变成中心位置了。

问:你觉得今日头条这样的产品会不会替代搜索?它天天推荐一些东西,搜索是你想获取的信息,而推荐可能是它已经知道你想要什么,你觉得这样会分流搜索吗?

王小川:在用户层面对搜索不是替代,我是头条深度用户,我也没觉得头条会替代搜索。但是广告主会有更多选择,很多广告主会发现有另一个选择,特别是头条能够在品牌层面上有一个曝光,在品效合一上有它的意义在。

问:好多人都开始提下半场,搜狗有下半场概念吗?

王小川:我觉得是变了,以前是以手机为中心的APP或者服务,往下需要跟实体的东西,落地的东西更多结合,现在不是以手机为中心,这是一大变化。

比如说像摩拜单车也好,医疗也好,IOT也好,我们提到所有东西都不只是手机里一个APP能解决的事情,它跟实际的生活服务,甚至硬件、线下的场景都会有关系,这是互联网的变化。

循序渐进的人工智能战略

问:对搜狗而言,机会就是人工智能?

王小川:机会就是变化,变化既是机会也是挑战,因为我们毕竟有数据,有技术,有些用户,因此我们有机会。但毕竟有新公司冲击,我们要去找到自己的位置。

以自然语言为处理核心,这件事情是很少有创业公司搞得定的,包括大公司也搞不定的,这是独有属于搜狗的机会。

问:去年一年,你也在提人工智能,那我们现在搜狗的人工智能主要做什么?

王小川:我们是以自然语言处理为核心,我们定位在人工智能里面是语言是最核心的突破性的事。但是语言成熟度是没有其他高的,语音识别其实是很成熟的,语言更难,我们选了最难的道路走,但是最难的道路我们是最有优势的,因为我们做输入法,做搜索,都是在语言上去做处理的,通过语言表达,通过语言获取信息,这是我们人工智能走这样的道路。

问:人工智能在内部有专门的团队在做吗?

王小川:今天主流方法叫机器学习,搜狗武装到牙齿就是机器学习,只是升级到深度学习而已。所以它原始团队自然而然有数据,只是换了一个算法而已,我原来数据、场景,怎么做得更好,原来就是语音识别团队,深度学习团队把它变得更好了。

问:你还看到有什么趋势发生,比如大的,在传统行业交叉、改造类似你说某些领域,有新的创业机会也好、或者趋势也好,会有和互联网的结合?

王小川:第一件事情就是传统产业重新洗牌和升级,和传统企业物流的行业,像医疗的东西,它都会有新的,特别在技术进入之后,它会慢,比如我们能提供人工智能了。但是这还是以连接作为核心的。第二,跟人打交道的这些智能硬件,在我们交互界面上会有大的变化,这是两个大的方向。

问:搜狗在国际市场上有什么计划?

王小川:从我内心而言,做个海外版本去赚新的模式的钱,我觉得是一个看似能增加收入利润,但是会给公司带来巨大消耗的一件事情,他不是说现在一步步走出去,就扩张,而是岔开两个腿走路,这不是一件好事情,所以我们不会走Kika那条道路,但是内心而言,我可能希望给有中文需求的人,比如说百灵狗,就是为说双语的这些人去提供产品。

问:又回到你之前说人工智能在翻译上。

王小川:包括翻译,包括双语的东西,这样去走,我们可能做台湾输入法,我们现在在台湾App Store里,排名是第一的,整个榜上排第一而不是数量排第一,只是大家不知道智能输入法这个事儿。

可能往下新加坡或者美国,或者加拿大的华人,有双语需求或者至少有中文需求,想办法往前推一推,这是我对出海的理解,这个Chinese不是代表China,而是跟华人ethnic chinese相比,是华人都能用的一个东西,这是很有意义的一件事情。

继续陪伴搜狗

问:搜狗内部你的管理和团队安排和体制是什么,什么事情你会自己去做,什么事情你会让团队去做?

王小川:有两个方面我参与的比较深,一是跟团队讨论他们的目标,这是其中一个该做的事。

第二是在日常使用中,我会看这个产品当前的体验细节、目标和使用质感,我把自己变成深度用户,感觉这个产品怎么样,在目标和细节的背后,开始思考背后人的问题,如果目标没有达到,或者细节不够好,会去看是团队的精神状态有问题,或者其他什么有问题,这个大家再做沟通,出发点还是产品的目标和细节。

另外我会比较多的参与技术讨论,确保技术如果发生大的变化的话不会错失机会。

问:外界对搜狗还是有这种感觉,公司活得很好,所以容易陷入关注度或者信息度的盲区里。大家喜欢看到要么活得很惨、要死的东西,要么是新兴的,单车出来看单车,直播出来看直播。这种情况下,你作为创始人,怎么调整自己的心态,怎么保持更多的饥渴?如何让自己和公司在这种发展阶段有新的突破?你刚才也提到要保持克制,怎么去平衡和克制你的这种诉求?

王小川:最重要的事是了解自己,你知道自己为什么这样,源头在哪儿。

问:但是整个团队也需要认同,你刚才也提到人的欲望,团队想要做得更大。

王小川:会有问题,你需要对抗不良状态,这是很累的。精神稍微不好,就放松了。

第二要有希望,饥渴也好、有愿望也好,你还是希望有机会能够做得更好,不管是面对百度,争抢搜索份额也好,还是希望在人工智能方面做的出色,都是保持希望。

问:那你自己会满足于这种状态吗?或者你会长期在搜狗,比方说五年、十年,愿意付出更多时间,愿意伴随。

王小川:第一,到目前我们还有上升的空间,有希望,你就努力去做。做到发现这个事确实做不动了,你自己不适合带领大家往前走了,你可能换一个地方干。到目前为止我还是比较适合在这里面做,而且还是能够给大家带来贡献的状态。

本文来自猎云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热门资讯

您可能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