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红枫财务官网,我们主营:注册公司,代理记账等。我们提供自助式服务供用户选择。

服务支持:400-600-3838

投诉电话:400-086-0607

您的位置:首页 > 创业学院 > 猎云网 > 正文

华汇创投杨蓬:11年积累终完成华丽转身,这个毒舌投资人到底是怎么投项目的?

发布时间:2017-04-26 08:30:01

华汇创投杨蓬0

【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武汉】4月26日报道(文/齐晓丽)

杨蓬是武汉最活跃的投资人之一,大大小小的创业活动中,总能看到他的身影。作为华汇创投的投资总监,几乎每年杨蓬都参加了百场创业活动,跟千余位创业者进行过交流。

武汉华汇创业投资基金专注于早期项目,规模超过2亿,已成功投资了兴图新科、康欣科技、虹识科技、朵儿网等多家企业。这里面杨蓬近两年投出的几个早期项目都表现不俗,其中:虹识技术今年获得千万级Pre-A轮投资;仝干生物完成1500万Pre-A轮融资;聚保物流已经上线并产生收入,获得数百万天使投资。

除了投资人和融资对象这一层关系,杨蓬更多地和创业者成为了要好的朋友。然而在各种活动场合,由于尖锐的发问和犀利的点评,杨蓬渐渐被冠上了“毒舌”的称号。“好相处”和“毒舌”两个声名同时在创业江湖上远播,哪一个才是真正的杨蓬?

从银行客户经理到职业投资人,这个转身用了11年

杨蓬虽然是金融投资科班出身,在大学也跟着“股神”级别的师父学习了股票实盘操作,但并没有机会进入投资圈,而是进入了金融行业。2003年,那时的武汉甚至还没有所谓的“投资环境”,叫得出名的投资机构除了华工创投之外屈指可数,华工孵化基金也不过刚刚设立。对于杨蓬来说,他一直向往的投资圈看似没有门槛,却完全找不到入口。

这一年他大学毕业,心有不甘的他进入建设银行工作,并成为那里最年轻的客户经理。2004年,杨蓬认识了两位专业做投资和投行的朋友,与他们的深交像是为杨蓬打开了看到另一个世界的窗户,而他对那个世界的一切都充满好奇,心底做投资的火苗开始旺盛燃烧。也是在这一年,杨蓬在旁人惊讶、不解的目光里毅然辞去了银行的工作,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我的青春宁愿毁在自己手上,也不愿浪费在银行里”。

从银行出来后,杨蓬先后从业于在担保、房地产行业,一晃又是3年,他通过网络跟踪着市场信息,不断自学着各类知识,也结交了更多圈子里的朋友。直到2008年,杨蓬在职业生涯最重要的恩师的带领下,加入武汉最大的民营金融机构成立的专业私募股权投资基金,成为一名没有保障的投资助理。走进了创投行业,杨蓬感觉一直偏航的人生就这样“咔”地一声压进了正确的轨道上。“那时候进公司第一个任务,就是根据湖北省上市后备企业名单,对一个个企业分门别类,搜集资料,整理分析,撰写企业报告。”杨蓬表示。

2008年,中国的互联网行业高潮迭起,开心网、校内网等SNS网站迅速传播,新浪网收购分众传媒旗下的户外数字广告业务,京东商城进入3C网购市场占得先机——而彼时的武汉互联网圈却可谓一片荒芜,互联网项目非常少,投资机构也多以传统项目作为业务重心。但早在此前,杨蓬就已默默将主投方向定在了互联网,每天通过互联网了解财经新闻和商业信息的习惯让他离这个圈子很近,对他这个“金融背景”的人来说,“所有关于互联网的知识也都可以通过互联网学习到”是一件很幸运的事。

2013年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兴起,武汉的互联网土地也展现出一派生机,但很长一段时间内,武汉的投资机构却都对互联网项目持观望态度。

杨蓬在此前那家投资机构的3年时间里就在不停的写方案、看项目的循环中度过,虽然因为市场环境和公司情况等原因没有机会投成一个股权项目,但这期间知识的积累、能力的锤炼、人脉的搭建,成为他进入华汇创投后迅速开启投资职业生涯的钥匙。自2014年下半年起,杨蓬开始主导华汇的所有投资项目,并逐步将方向调整到互联网领域。至此,成为一名真正的职业投资人,杨蓬足足用了11年。

BP和人,投资人看项目的唯二抓手

来到华汇创投后杨蓬变得更加勤奋,每年都接触近千个项目,并且活跃在武汉大大小小的创业活动中。他乐于与创业者沟通,帮助他们梳理项目,也会直截了当地提出各种质疑,由此得了个“毒舌”称号。

杨蓬觉得自己并不毒舌,“我觉得就是在和创业者平等直接地交流问题,我真的很温柔。”他笑道。不同于项目中后段的投资人可以有数据、行业规模来参考判断,投早期项目看似少了很多依据。即便如此投资早期项目也不能凭感觉,试着将自己判断项目的过程稍微理论化,杨蓬得出了BP和人两个关键词。

对于每一个约他见面的创业者,杨蓬的第一个要求或是唯一的要求几乎都是“请问做好商业计划书没?”。杨蓬表示,有商业计划书,见面时才能更有针对性和更有效率的来聊。而一份BP的诞生应该并不容易,这个过程中创业者把创业想法由脑袋里想出来到写出来,并且形成清晰完整的商业逻辑,中间经历的是一个漫长的思考、研究、分析、总结的过程,其实非常艰难。从BP中可以看出制作这份商业计划书的人的思维逻辑,判断项目的商业逻辑、可执行性,是否有极大的投资价值。杨蓬非常认同有道金融CEO何萌对商业计划书的评价——商业计划书其实是创始人过去人生经历的总结。“在创业的早期什么都没有的情况下,请用一份人生经历铸就的商业计划书来打动我,如果你连一份商业计划书都做不出来,我怎么相信你可以成功的实现你的想法?”

杨蓬专访1

“投资就是投人”似乎就成为了投资行业的金科玉律,但杨蓬认为这是一句正确的废话,问题不在于“投人”而在于“投什么样的人”和“怎么判断这个人可以投”。将“投人”具体化为人的格局,杨蓬又将格局分成了高度、广度、深度三个维度。

高度即趋势和方向,看出创始人是否站得足够高、看得足够远,对未来的判断是否与投资人一致非常关键。以聚保物流为例,许多人都说保险这个行业会被互联网改造,却只能泛泛而谈讲不出所以然。去年5月杨蓬仅凭一份BP就投了聚保物流种子轮,就是因为周焱对行业发展趋势的把握和判断让他深感赞同。

广度即行业,创业者是否足够了解跟你做同样的事的人在做什么。只有具备足够的行业经验积累,才能知道同行在做什么,进而有能力对同行进行深度分析,从而明确自身的竞争优势,打造出差异化的产品。

深度即对市场的了解程度,是否掌握了市场中真正不为人所知的“秘密”,再在这个不为人所知的“秘密”的基础上,通过专有的技术打造出令人惊叹的产品,树立门槛。这里需要强调的是,这个“秘密”不是指所谓的不能对外公布的“商业机密”,而是加上创始人及团队特别的自有技术、行业经验和市场资源之后,就成为了“即使我告诉你所有的’秘密’你也不会做”的竞争门槛。对于以汽车后市场项目为例,普通的项目会告诉你4S店价格高昂不透明、街边店脏乱差不规范,这些所谓“痛点”是普通百姓都知道的事情,跟别说专业投资人。这时的深度正是体现在创业者是否知道投资人不知道的事情,比如具体到维修店一个小工做一面漆要多久,甚至这期间要抽几根烟,一个小工如果每天少抽3根烟,整体补漆效率可以提升几分钟。

杨蓬认为创业者最好不要跨界,因为跨界为带来行业经验的缺失,无法了解行业、市场的真实情况,从而对分析论证的结果造成很大的误差。现在大家看到所谓成功的跨界,其实在大家看不到的地方,他们早已是所跨行业的专家。一个创业者站在行业外面看和身处行业里面积累经验的深度是不一样的,只有真正的格局达到了,对行业和市场分析才具有相对可靠性,在后续实际的执行过程中才能更靠近那个客观真实的结果。创业者将分析和研究得到的成果呈现在BP上,也才只是杨蓬判断他的人和他做的事是否完美结合的第一步。

如果没有前面的思考过程,创业者也很难弄清楚自己的用户到底是谁,更别提分析到用户真实的痛点。杨蓬还碰到一些连基础问题都没有认知明晰的创始人,BP中大量堆砌着O2O、大数据、共享经济,却连这些词的基本概念都不清楚。曾经有个创业者跑到杨蓬面前说要做物联网电商,慷概激昂地说5年以内物联网电商肯定会取代淘宝。“我问他为什么,他回答因为马云说过未来5年淘宝会死。”这让杨蓬哭笑不得。

许多创业者在路演时侃侃而谈的商业模式,在杨蓬看来也是个伪命题:“绝大部分人会把商业模式片面理解为盈利模式,但其实盈利模式只是商业模式的一部分。”商业模式是指整个公司的运营方式,如果把企业看成一辆车,盈利模式是轮子跑多快,而商业模式则是车的构成。杨蓬认为商业模式是一个完整的架构,从以什么技术或材料提供什么产品或服务,到以什么方式找到并向谁卖出产品赚取商业利润,这个过程其实是很难用一句话来总结的。换句话说,其实整个商业计划书都是在阐述论证商业模式,而不能仅仅只是商业计划书的一个篇章。

投资是一门遗憾的艺术

在杨蓬看来,投资人的本职工作是判断,判断一个创业者是否靠谱、他的项目是否有足够的发展潜力、他的公司是否有足够的成长性。从他的内心深处来说所谓创辅只是顺手而为,更不愿意去对自己入股的创业公司各方面横插一脚。其实不论是企业管理还是经营,由于掌握信息的不对称,投资人一定不如企业真正的经营者,因为他们才是行业里的人,对公司的了解也比投资人多,做的决策正确性肯定是大于投资人的。

但当创业者在犹豫不决需要意见时,投资人可以提建议供其决策。当有问题需要帮忙时,如果能帮肯定是要帮一把,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作为一个股东当然是有责任帮助公司更好地往前走。对于投后管理,总结起来杨蓬信奉“帮忙不添乱”。

杨蓬专访2

2014年是武汉互联网行业的元年,2015年武汉的市场却转眼跨进了独角兽年。从斗鱼到卷皮,宁美国度到极验验证,从周黑鸭到良品铺子却都还没有武汉本土投资机构的参与。杨蓬认为天使投资的财富神话在武汉还没有出现,未来武汉市场仍不容小觑。

“武汉还没有所谓的赛道,武汉是个大操场。本身市场太小,选手也不多,我们是希望我们挑选的选手能进入全国的竞争中去。”随着行业经验的不断积累,杨蓬对项目的研判能力也在不断提高,目前已在筹备下一支天使基金,抓住每一个优秀人才在武汉创业的投资机会是这支基金主要想做的事。

总的来说,杨蓬还是觉得在一个项目里投资人更多地扮演的还是一名推动者,他也只是个“专业干投资这个活儿的人”,成功有之,遗憾也有之,2014年错过了极验验证就一直让他耿耿于怀,每每见到其CEO吴渊仍要捶胸顿足一番。

“投资真的跟电影一样,是一门遗憾的艺术,投掉了遗憾,投错了遗憾,投成功了后悔没多投点还是遗憾。其实我内心真的认为,不论投资这件事儿本身如何,在这个独特的经历中,能够认识的每一个人,有机会看到他们人生最精华的部分,是最不遗憾的。”杨蓬表示。

本文来自猎云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热门资讯

您可能喜欢